天生一對

【原創BL】天生一對-03

 

03


"學生"這種生物的活躍時間通常都在短暫的下課十分鐘裡,剛才上了什麼課不重要,筆記沒抄到也無所謂,他們只在乎能多聊一點八卦、多打幾場籃球罷了。


一到下課,班上便會出現幾個分明的團體派系。


第一種,安靜認真的乖乖學生派,通常下課都會聚在老師身邊問問題;第二種,下課打球上課睡覺派,小考前臨時讀一下卻都考的不錯;第三種,窩在角落偷看漫畫小說派,基本上資源互享輪流開讀書會;其他,混亂中立派,幾乎什麼派別都會參一腳……。


禎乃偏向第二類型,他喜歡打球,國中雖然主要是練習空手道,對籃球卻更拿手一些,反倒是陪著自己去練空手道的基俳更有天分一點,這點一直讓禎乃打抱不平。


至少在籃球要贏過基俳,他想。有了這目標後練得更加勤勞,身高也慢慢超越了對方,每次都拿一公分的身高差沾沾自喜,基俳倒也不會和對方較勁比幼稚,只是早上會默默多喝半杯牛奶。


通常有人約打球都先問禎乃,不是他們和基俳不熟,只是約了一個就等於約了兩個,同學們都知曉兩人是公認的綁定關係,從小到大一起成長的竹馬就是不同,


坐教室斜對角的路人同學揮手朝禎乃喊:「等等下課打球喔,老地方見。」


「哦,行啊。」回完話後用筆頭戳了戳前面的人的背脊,「基俳,等等打籃球嗎?」


「我今天沒帶衣服來換。」


「不用啦,去廁所沖個身體就行了。」等等,要是這樣不就讓別人看到基俳的裸體了?總覺得自己會先不爽,嘖嘖。他想了想才又改口:「那我借你衣服。」


「你不是也得換?」


「去廁所洗一下就好,反正體育服很快就會乾了。」


基俳笑了一下,整個身體轉過來趴在對方桌上,眼角微微上揚:「難不成你要裸體上課?」


不得不承認,這種時候的基俳特別性感,內雙的眼睛配上濃密的睫毛,一眨一閉的像是蝶羽扇著,飛撲撲地來到了禎乃的心窩裡,連呼吸有點些困難。


「你想看的話,我就裸體啊。」


「又不是沒看過。」


他指的是以前被欺負後,跑回禎乃家洗淨一身的髒亂,他們會在浴缸裡玩水,有時候用毛巾用深水炸彈,或是拿著各自的洗澡小鴨比賽游的距離有多遠。


以前還沒有其他多餘的意識,現在想來倒真有些可惜了。


「現在和以前不一樣了,我懷念小小基俳了。」


本來前一句還有點感傷氛圍的,怎麼講到後來就歪了一點,基俳斜睨對方,一邊掩著嘴打了個呵欠。大概是剛才那堂課太無聊了,他的眼裡透著一層霧氣,用手背揉了揉眼角後依舊是一副想睡的臉。


「無聊。」


「說好之後一起裸體洗澡,不准反悔。」


「誰和你說好的……。」


基俳趴在對方桌上,打算在上課前小瞇一下,卻也不忍心打斷他們的談話,也就闔起眼休息邊聽對方說話。


他的頭髮又軟又黑,趴著還能看到一點點凹下的髮旋,禎乃盯著看了一會,還是沒忍住往髮梢上偷摸一把。


平常基俳都會把瀏海梳上去,留下幾縷垂在飽滿的額間,上國中以前他都是放下來的,自從某次禎乃無心說了一句"頭髮放下來真可愛",他就堅持每天多花五分鐘也要堅持把頭髮固定整齊。


大概男孩子都不喜歡被稱讚可愛吧,不過禎乃倒覺得有點可惜。


「你要睡覺?」


「嗯……有點睏,第二堂不是數學嗎,要留點體力動腦。」


「反正你不動腦也能算的出來吧。」


趴著的人咕噥了幾句,禎乃沒聽清楚,將耳朵貼近他的臉想要聽更清楚一點,只剩下細微的呼吸聲。


這傢伙,從小到大的優點就是睡得快,睡眠品質好的沒話說。還以為聰明人都會想東想西才能入睡,意外的思想乾淨又純粹,任何邪念都能化簡成最單純的狀態。


真好。


禎乃將他的髮尾捲在手指上,纏上後又鬆開,反覆做了好幾輪,直到上課鐘聲敲了為止。


他微微睜開了一條縫,慢慢地撐坐起來,懵懂放空的眼神盯著禎乃的臉看,剛睡醒的基俳總是這種呆臉,即使伸手捏了他的臉頰也不會抗議,頂多嘶嘶叫了兩聲,慢慢藉由痛意找回自己的意識。


「早安,上課了。」


「嗯,好。」


沒起床氣的人真好。


禎乃笑著放開作孽的手,努力讓自己的手盡量自然地掃過他的嘴唇,挺翹性感的薄唇,還特地在嘴角邊打了個圈:「哦,流口水了。」


「別騙人了。」


「幫你擦掉了。」


「哦。」


他呆呆地將手掌覆上,說了聲謝謝才轉回去,拿起數學課本和講義放在桌上,順勢拿起水瓶灌了幾口才醒來,這一連串的動作都是他的習慣,即使禎乃閉著眼也能將時機算的剛剛好。


一般人會對自己喜歡的對象這麼了解嗎?


禎乃不清楚,但是他知道自己樂衷這種事情,只要是和基俳有關的他都想要參與。


tbc.



评论

© 天生一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