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一對

【原創BL】天生一對-02

 

02


早自習是學生們拿來補眠的好時光,禎乃也是睡覺派的其中一員,個子高的學期初都先被安排在排尾,又剛好靠窗,要是被巡堂的教官發現也不好,通常都會壓本書立在旁側,頭倚在書影下倒頭就睡了。


前面的基俳往後瞥了一眼:「你還要睡?」


「唔……昨天十點才睡,讓我再補一下眠……」


基俳汗顏,以一個健全的高中生來說十點算早了,八成是睡太久才會這麼累。


雖然禎乃沒有特別叮嚀,他的竹馬還是幫忙留意外頭有沒有教官巡堂,正巧記秩序分數的學姊從走廊經過,視線直盯禎乃不放,前排的人直覺伸手往後拍了拍他的手臂,倏地立刻就醒了過來。


外頭學姊像是嚇了一大跳,以為自己的意圖被發現了,飛快地紅透了整臉,抱著秩序表速速離開,到底有沒有扣分基俳也沒看清楚。


「教官嗎?」某人還在恍神,揉著眼睛一邊問。


「不是,是登記秩序分數的學姊。」


「哦,那她有記我嗎?」


「我不確定。」基俳想了想,「不過她好像有點生氣,臉都紅了。」


「嗯?」


難不成是原本要扣分了,結果他把睡著的禎乃搖醒所以不算數,本人正氣在頭上?不然臨走前怎麼就瞪了自己一眼。


「你確定你還要睡?」


「當然睡,反正記秩序的人都過了,接下來才能睡得更安心。」


基俳哦了一聲,把手上的課本翻了一頁:「銜遠山,吞長江,浩浩湯湯,橫無際涯。下一句是什麼?」


「……什麼是什麼?這又是什麼?」


「岳陽樓記,別說你忘了,昨天才上過的。」


「我記得,旁邊的插圖是三層樓的塔和一片青藍色的湖,還有黃澄澄的夕陽。」


國文老師聽了肯定要哭的。不過他至少把插圖記起來了,可見有心還是行的,不過看到禎乃一臉得瑟的表情就不想誇了。


「等等不是要考這段的默寫嗎?」


「……什麼?」


「什麼是什麼?」


「別把我剛才的話重複一次啦。」禎乃忍不住失笑,「昨天有說要考默寫?」


「嗯,你不是還特地跑來問我要考哪一段嗎?」


「突然懷念起國中的聯絡簿,抄了都不會忘的。」


禎乃把充當簾幕的課本收進抽屜,反手把書包裡的國文課本掏出來,翻開那篇課文果然看到了星星記號,還小小地標註今天日期。


他顯擺似地晃著課本道:「其實我有標,只是都標在課本裡,但是沒翻開。」


「你會帶回家就不錯了。」基俳忍著笑意轉回前面。


「對啊我會帶回家就……」


禎乃挑了挑眉,決定無視這句子裡對他的滿滿鄙視,努力背課文了。


老實說他的短暫記憶不差,臨時抱佛腳的技術已經練的爐火純青,也是少數贏過基俳的技能之一,雖然平時也沒什麼好拿來說嘴的就是了。


在心底默念課文好幾次,大概花個兩分鐘就背好了,禎乃把課本放的遠,趴在桌上一邊偷瞄前面的基俳在做什麼,唰唰的筆芯聲落在白紙上,即使已經背起來了還會反覆練習默寫。


「不會累嗎?這樣一直寫。」


「還好,順便練字。」


「看來某人又會拿滿分了,真嫉妒呢。」


「好好背,另一個某人也能拿滿分。」


禎乃哦了一聲,用指尖戳了戳他的背,忍著不讓自己往下摸:「那如果另一個某人真的拿了滿分,他有獎勵嗎?」


「本來就該背的東西,也想要討獎勵?」


大概是他們窸窸窣窣的音量太大了,旁邊的同學拿著國文課本瞪了一眼,才降低了聲音。


「這樣背起來更有動力嘛。」


「你想要什麼?」


禎乃還趴在桌上,朝回頭看的基俳勾了勾手指示意他靠近一點,彎腰的時候體育服領口也跟著折了皺,露出一點空缝,他探身往對方咬耳朵,眼睛不時偷瞄對方胸口。


「我想要……甜甜軟軟的東西。」


他轉了轉眼珠子,記得書包裡還有他弟買玩具送的糖果,禎乃應該不太挑吧。「可以啊。」


「太好了。」


某人嘴角彎彎,自己口中說的糖可沒這麼單純,看來得努力一點才行了。


上課後大家自發性地拿起白紙開始默寫,禎乃總習慣向某人討空白紙,都還沒任何表示基俳已經自動放了一張白紙給後面的懶惰鬼。


禎乃笑了笑,在名字旁邊寫上謝大俠慷慨救助,外帶一個笑臉。


交換小考卷後,稍微一瞥就知道基俳又全對了,改了一個華麗浮誇的滿分後趴在桌上等自己考卷,一邊看對方認真凝視卷子的模樣,彷彿拿在手裡的是什麼重要的大考卷子。


禎乃一看自己的卷子愣了好幾秒,九十九分,就缺了一個無意義的助詞,結果這整段還要抄一遍當作罰寫,還沒有他的額外獎勵。


「這樣我還有糖果嗎。」他只能眼巴巴的盯著基俳,看還能不能討點甜頭。前頭的人回首瞥了一眼,默默說:「大俠說話算話,滿分才有獎賞,反之則否。」


「……」


他煩躁地抓著後頭的頭毛,罰寫的字也跟著飄了起來,雖然寫的很草率,要是罰寫又漏了一個字又得再罰寫一次,可怕的罰寫輪迴他可不想再嘗試了。


基俳看對方還在努力罰寫,就先站起來幫忙收整排的考卷,走回來時還看禎乃一副哀怨臉,彎腰把書包裡的牛奶糖盒倒了幾顆出來,扔在對方的桌上。


「本來要送你一盒,剩下的等你下次考滿分再給。」


「……你當我是幼稚園小孩嗎?」


基俳不怒反笑,伸手戳了戳他抬起的一邊細眉:「乖,下次加油。」還真的把人當成小孩子在安慰,特別溫柔的語氣。


他拿了一顆牛奶糖塞入嘴裡,甜的像是方才基俳眼底藏的柔軟,他明明是最氣惱的那個,卻總被對方不經意的溫柔燙熱了口腔,化為香軟的牛奶滋味留在齒縫,時不時都能再次舔舐細細回味。


「基俳,七隻黑熊和六隻黃金獵犬加起來總共有幾隻腳。」


「啊?」


他趁著對方張口的瞬間扔進一顆牛奶糖,正中紅心毫無一點偏差,換成某人困惑地抬起一邊的眉,不知道要說什麼了。


「給一百分的大俠一顆牛奶糖當作獎賞。」


對方嘴裡的味道肯定和自己一樣,飄著甜甜淡淡的奶香,彷彿他們剛接了吻。


tbc.



评论

© 天生一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