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一對

【原創BL】天生一對-序

 


每個故事都是從最老套的相遇開始的,禎乃和基俳也是如此,如同俗濫小說裡常有的青梅竹馬設定,只是他們又稍微創新一點。


──比如說他們的父母一開始互看不順眼。


基俳家的觀念傳統,從普通的推車小販起家,堅持道地的雞排店就該只賣炸雞排,不管是雞肉或醃醬的挑選都嚴謹慎選,雖然這些條件讓他們的雞排無法比同業的低價,卻也為自身建立起好的口碑。


而他們看不慣的就是對面新開的飲料店。亮麗活潑的裝潢、種類繁多的飲料商品,偶爾兼賣小點心,算是當時飲料店新穎的經營方針。傳統的雞排店店主總是看不慣對面新穎花俏的設計,出於某種複雜的心情。


他們的城鎮靠海,也不是窗戶探出去就能朝海洋大吼的夢幻場景,只有被海吹沙襲擊的日常,颱風天的風速屢上新聞的程度罷了。


儘管兩家處來氣氛尷尬,但是禎乃和基俳作為同齡又住隔壁,關係還是挺好的。


他們總約在公園碰面,還會相互比較誰今天來得慢了,輸的得去附近柑仔店買汽水糖請對方吃。小小的賭注總讓他們更加守信,甚至會為了得到糖果早來一點,結果愈約愈早的下場就是兩個小孩頂著一頭亂髮和剛睡醒的臉前來赴約,每次都指著對方的臉笑了許久。


柑仔店就開在他們兩家中間的巷子口,基俳方向感不怎麼好,拐了新路進去都要困惑該往哪邊走。


有次禎乃沒耐心了自己先溜,樂呵呵的買了好幾盒羊乳片嘎吱嘎吱的咬,手指一邊揣著裡頭的模型塑膠車把玩,過了一陣才發現基俳還沒來,走回去才看到他坐在地板上用木枝戳著石子。


「你怎麼沒跟上啊?」


禎乃問,嘴裡的糖果依舊嘎吱嘎吱的咬著。基俳沒有立刻回答,慢慢站起來拍了拍屁股,用著晶亮清澈的黑眸直視對方。


「我知道你會回來。」


這句話像口甘醇的紅茶滑入嘴裡,和嘴裡的奶香化在一起,成了最甜的奶茶融在心坎裡。


當時捧在手裡玩的塑膠車丟哪了,又或者是嘴裡的羊乳片滋味如何,他一點都記不起來了。反倒是那雙深色的眸子裡的認真純粹,擱在心頭裡永遠都忘不了。


禎乃暗自發誓,自己絕對不會再擱下對方。



小時候的禎乃很安靜,也因為父母的事業剛起,很多時候顧不到孩子,禎乃人長得白白淨淨,雖然不至於被誤認成女孩子,短翹的黑髮和脖際延伸出的短毛總被其他男孩笑說是小雞毛,甚至把一堆亂七八糟的顏料倒在他頭上後取了個雞毛撢子的綽號,鬧完後繞在他的周邊轉圈嘲諷,完全是被欺壓的一方。


基俳因為輪廓深邃看似剽悍,起初沒什麼人敢動他,一旦發現他和禎乃是一伙後連著欺負,發現沒過多反抗於是欺負地更加兇狠。要是禎乃被倒了一頭顏料,基俳就是一身肥皂水,因為他們認為基俳全身都是油臭味很噁心。


那天嘻笑的孩子走了,基俳抬手抹了抹臉上的肥皂水,滑溜的手感讓他皺起了眉頭,他看著自己的手背叫了聲禎乃。


「嗯?怎麼了?」扶著膝蓋的禎乃把嘴裡的顏料水吐了出來,抹著唇邊呸了幾聲,抬眸聽著基俳要講什麼。只見對方一副認真地說:「我身上真的很臭嗎?」


要不是他真的一臉嚴肅,禎乃都要笑出聲了。


「才──沒──有──別聽他們胡說,何況今天阿姨在炸雞排之前我們就出門了。」


「那平常呢?」


禎乃想了想剛才的講法似乎不太妥當,他決定把自己的想法照實說出。「我是不知道油炸味對其他人感覺怎麼樣,但是我很喜歡就是了。」


「喔。」


水珠順著刺短的瀏海滴了下來,基俳用手抓了抓,一臉無神地望向遠方。禎乃總是覺得他與同齡的小孩來的憂鬱多了,深邃的眼睛和沉靜的性格,不卑不亢地接受所有事情的態度,每次都讓他特別不滿,雖然自己也不知道為何焦慮。


「基俳。」


「嗯?」


「基俳基俳。」


「我有聽到,你說。」


「看我。」


基俳很少聽到對方難得沉下的聲音(即使小孩子的聲音還是比其他成人稚嫩多了),通常這是禎乃慍怒前的徵兆,只是這次來得特別唐突,他只能乖順地看向對方。


比亞洲人偏淺的眸子裡藏了晶亮,一瞬間看得恍神的基俳連對方伸出的手都沒發覺,就被揉亂了整顆黑髮。


「你、幹嘛啦……!」


「誰叫你總是看這麼遠,偶爾也看一下身邊的東西嘛。」


當時的基俳不能理解對方的話,顧著伸手反擊對方的頭髮開始鬧起來,最後在一片狼狽的情況下結束了這場打鬧。


直到長大了基俳才知道,雖然禎乃頭腦不怎麼好,很多事情卻比自己想的還要多,也比基俳本人還珍視他自己。


某種泫然欲泣的情緒,或許都化在當年那雙淺色的晶亮眸子裡。


那大概是比愛還要更深層的情感吧,他想。

 

tbc.



评论

© 天生一對 | Powered by LOFTER